三堇桜_清光他最可爱

我所热爱的美好品质,
都被现实的种种伤害、玷污、消亡,不复存在,
唯有蟋蟀在我的背后一如既往的叫着。

看不见的你(下)

#有女婶!(重点号预警!)
#我流清光光,ooc预警
#小透明写手预警
#如以上均可接受请观看
#观看过程中感到不适请退出

【四】

在吃完可丽饼,去过冷食店一起吃了香草味冰淇淋,现在逛到了服装店。

说真的,初夏时节吃冰淇淋并不是什么好选择,到现在我的胃还在发凉。

“我可以试试这件吗?”

我指着一件衣服问导购小姐,她笑着回答当然,帮我取下了那件红色百褶的雪纺连衣裙。我一眼相中了它,看起来轻飘飘的。

我回头去看坐在等候区的清光,他点点头。

看样子我的审美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!毕竟之前被母亲批评审美批评到怀疑人生......

我提起一口气,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照镜子。

大小正好,穿在身上也轻飘飘的,圆领口刚好露出锁骨,和裙子一样百褶层叠的七分袖,刚好能露出半截小臂,我小幅度转了一下,像蛋糕一样层层叠叠的纱随着我的动作漂浮起来,如颤动的蝶翼。

我通过镜子去看等候区的清光,他也从镜子那里和我对上目光,支着下巴笑起来。

我不太好意思地移开目光,看到他红色的外套,又低头看看我自己的红色裙子。

我平时很少买鲜艳颜色的衣服,但是,红色和红色很配吧?

如果穿上这个站在一起,会不会看起来很相配呢?

我不知道。

我是看上什么就会买下来的人,于是换好衣服爽快地结账。

当然我不会看上特别贵重的东西啦。

我们继续在商场里逛着,我悄悄问他,

“刚才的裙子真的好看吗?不要敷衍我哦。”

“真的哟!真——的很好看!”

他不光说了好看,还要拉长音来强调那个真。

“那就好......”

就如我之前说的,我很少买鲜艳颜色的衣服,所以并没有什么自信。

我并不是什么衣服都能驾驭的漂亮姑娘,我知道的。

余光瞥到饰品店,我偷偷瞄了一眼他的耳垂,空荡荡的,思索了一下,我还是决定去饰品店。

“要买什么?戒指还是项链?”

他似乎注意到我没有耳洞,所以自然的忽略了耳饰这个选项。

“嗯~随便看看嘛,对了,你的耳饰呢?”

我笑笑,赶快转移话题。

我还想当惊喜来送,马上被发现不就麻烦了。

“那个啊......因为烛台切先生说跟这身衣服不搭配就给摘下来了。”

他苦恼地笑着,抓了一下头发,我有点疑惑,

“烛台切先生?”

不是安定来提意见吗?

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说要来见你,鹤丸先生和烛台切先生就很开心地给我搭配起了衣服。虽然最后还是我自己挑的啦,然后烛台切先生给点建议。”

噗,鹤的意见完全屏蔽掉了呢。

我重新看了看他这一身衣服,其实我觉得挺好看的,在人群里也没有违和感。

“很不错啊,而且你也很......”

好看。

我剩下的话噎在喉咙里,低下头,有种奇怪的热度从脖子蔓延上来,那一刹那,我的脸肯定通红了。

我到底要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事啊!

“什么?”

他没有猜出我想说的话,只是疑惑。

还好还好......

“没、没事!我先去逛,你随意看看!”

我压低音量,但还是用走调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。

好丢脸......

“哦,好。”

他奇怪的看看我,向其他方向走去。

我松了一口气,走进耳饰区域,看到两个挂着方形挂坠的耳夹,方形的透彻晶体镶嵌在银色底座上,被银色链子链接在固定的夹子上,晶体一蓝一红,嘛,一般都会红配蓝啦。

凑近拿起来看,红色的晶体稍微一转角度会呈现金色,另一只蓝色的转一转角度也会呈现绿色。

虽然样式设计很简单,但是颜色真的很好看。

刚下定决心把耳饰攥在手里的时候,身后突然出现了熟悉的声音,

“呐,你刚才要说的话是什么啊?”

“呜哇!”

我吓得半死,捏紧的耳夹扎得手有点疼,我急忙放松力道,把手贴在腿边,

“什、什么?”

“诶嘿,吓到你了?抱歉啦~”

流利地道歉后,又拐回了原来的话题,

“我说我们进店之前你说的,我也很怎么样,那句。很在意啊......”

他似乎跟我汇合之前都在想这个......真是的,我怎么可能好意思说出来!

“比起那个,你来找我还有别的事吧......”

我试图转移话题,再这样下去脸又要烧起来了!

“居然转移话题......”

他鼓起脸颊,我嘿嘿傻笑打算彻底糊弄过去。

见我这样只得放弃啦,他吐出一口气,

“看中了点东西,可以买下来吗?”

“可以呀。”

我不假思索,极其干脆地回答了。

“我还没说是什么哦?”

他惊讶地眨眨眼,我笑起来,

“没关系。”

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,那双美丽的红色眼眸盯着我看了两三秒,直到我歪头表示疑惑才移开。

“你......”

他张口只说了这一个词,又垂下眼眸。

好像有些悲伤,为什么呢?是我做了什么吗?因为我偷偷去买耳饰生气了?还是说太过在意刚才我没说出来的话?

我一点也不想让他讨厌我,一点也不行,如果有误会的话一定要解释清楚才行。

所以我开口了,

“那个......”

“没事,我想买的东西在那边。”

他看着我,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容。

就像我曾经透过屏幕看到的那种。

“好。”

他说的要买的东西,是一瓶红色的指甲油,他眯着眼睛分辨了一下,才指出那瓶指甲油,和他指甲的颜色一模一样。

“还有别的吗?”

我用没拿耳饰的手拿下指甲油,他沉默了一下,才开口,

“我记得有一次半夜你涂了红色的指甲,还特地在屏幕前涂给我看,结果搞砸了,好多都涂到指甲外面了,最后还当没发生过,用小电扇吹干亮出来给我看。”

“喂!我是很手残啦......但是我真的很想涂好的,真的!”

我不服气地小声辩解。

“知道啦知道啦~”

他一边笑一边把手放在气鼓鼓的我的头上。

这个笑容才对嘛。

结算的时候特地把清光支出去了。

我看着手心躺着的,包装好的耳饰。

要好好交出去。

这么决定着,刚走出来就看到他了。

这是一定的嘛,毕竟只是让他在店外等我一下。

“先去人少的地方,我......我有想说的话!”

这样说着,我拉过他走回之前的小巷。

好在路很长,我咽了口口水,回想着我准备的,什么给我这种咸鱼审神者当近侍辛苦你了,这是谢礼之类的傲娇说辞。

意外的,在思考中走了那么长的路却跟一瞬间一样,我还没有决定好用哪种说辞。

结果。

“这、这个,给你。”

......我用了最拙劣的,送礼方式,心理准备都是假的!

说话磕巴,低下头,扭扭捏捏从身后拿出盒子,这个样子蠢爆了。

哪有送礼物连收礼人的表情都不敢看的家伙啊,丢死人了!

“是耳饰吗?”

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高兴。

“诶?”

等等,他怎么知道!我觉得我藏得很隐蔽了!

我震惊地抬头,对上视线的瞬间又立刻错开。

“虽然很对不起,我之前看到了。”

我偷偷把视线移回去,他那双因笑意微弯的双眸亮晶晶的,和红色的耳饰一样漂亮透彻。

“反正,也是要送你的。”

我干巴巴的说。

那算什么惊喜啦,我这个笨蛋。

“谢谢,我很喜欢。”

他很认真的看了我一两秒,突然笑起来。

“......”

我愣怔地张开嘴,连一个音节都没能吐出来。

那瞬间,我的视野除了他,变得白茫茫一片。

在我眼中,只剩下那一个存在。

这景象比去年夏日祭上看到的烟火还要漂亮,“砰”地,盖过了我心中所有的,所谓最美的景色,连春日里飘忽如雪的樱花都不值一提。

咚咚咚,咚咚咚。

我能听见的只有我的心跳声,它像我刚跑完长跑那样剧烈地鼓动。

“不过啊,我......”

“我真的可以接受这个礼物吗?”

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将我唤回现实,那语气和受伤之后问我“变得破破烂烂的是否还会被爱着”的时候一样,带着不安和怀疑。

“如果,站在这里的是其他的刀,你也会送出这份礼物吗?”

他没有看我,只是凝视手中拆封了的盒子,耳饰装在里面,黑色的海绵底上,银色耳饰镶嵌着金红光辉交错的晶石。

“不,这是给你的,不会交给别人。”

我没有一丝犹豫,同时我也拆开我手里的盒子,里面躺着的是同样款式的银色耳饰,蓝绿色交相辉映的晶石。

很明显就能看出是一对的耳饰,我把它夹在耳朵上。

“......”

他看着我,沉默了一会,似乎在想如何开口,

“可以帮我戴上吗?”

他这样说,不知为何语气里是一份小心翼翼。

“当然可以!”

从他手里拿起耳饰,我像回到了第一次做手工时,小心却笨拙地凑近他的耳朵,我连指尖都在抖,虽然五厘米的身高差根本不需要我将胳膊伸的多高,可我整条手臂都僵掉了。

一定要轻轻地!要小心!

我重复默念这句话,终于轻轻地把耳饰夹到他的耳垂上。

......为什么我觉得我的耳朵好热!

所以到刚才为止,我都做了些什么?!

终于意识到“距离太近了”这件事,我下一秒就用双手把脸捂了个严严实实。

“好了吧......诶?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让我冷静一会......”

虽说看不到他的脸,但是声音就在很近的地方,我干脆把眼睛也闭上。

不行,我要冷静!

“因为离太近了吗?诶嘿嘿~这是前几天新买的香水吧,玫瑰的味道~不过我觉得果香要更适合你一些。”

对不起我冷静不了了!

“诶?为什么连我新买了香水的事都知道!”

我惊叫出声,因为没把手拿下来,声音闷闷的。

“因为摆在了很显眼的地方嘛。”

“这是偷窥!”

我恼羞成怒地喊,甚至没意识到手已经放下来了。

“才不是啦!”

【五】

我觉得这样下去我会胖十斤。

回到家已经天黑了,我手里还拿着刚才吃了一半的鲷鱼烧,清光又一次准确说出了我最喜欢的口味。

“果然红豆味的最好吃了。”

此刻我站在楼下,噘嘴吹去鲷鱼烧的热气,啊呜一口,脆脆的酥皮和甜而不腻的红豆馅在嘴里化开~又暖和,又幸福~

“啊,我也想吃!”

他把脑袋凑过来,我的手提袋里刚好还剩一个鲷鱼烧,也是红豆味的。

“唔,我想留着一会吃呢。”

作为一个吃货,我的本能是护食。我侧过头看他,并捂住了我的手提袋。

“不行吗?”

他有点委屈地看我,像种什么可怜兮兮的小动物......

我觉得我的心和肝都在颤......不要问我为什么有肝!是比喻!

“好啦......我给还不行吗......”

我完全没办法跟这句话对抗,这个语气委屈里透着小心翼翼,我的心脏受到了冲击......

再这样下去,在我变胖之前可能就要因心脏问题而入院了。

从手提袋里拿出尚且温热的鲷鱼烧递给他,他回了一句“Thank you~”就立刻吃起来了,我光顾着看他,自己忘了吃。

从这个角度能清晰的看到他的虎牙,尖尖的,像猫咪一样。

“嗯?怎么了吗?”

他露出困惑的表情,还不忘吃鲷鱼烧。

“不,没什么。”

我笑了,低头继续吃我自己的那份。

真奇妙,明明之前只能透过屏幕看到的人,嗯,准确来说是刀吧,现在居然在我旁边吃鲷鱼烧吃得很开心。

而且很久没这么开心的逛街了,上一次用这种轻盈而雀跃的心情逛街大概是很小的时候吧,和父母一起,我拉着他们的手像荡秋千一样晃荡。

“今天一天开心吗?”

他突然问道。

我眨眨眼,咽下最后一口鲷鱼烧,

“嗯,很久没这么开心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他的语气就像在说这样他就没有白来一样。

“该回家了。”

我看看完全黑下来的天,星星都开始闪耀了,再不回去母亲就要夺命电话催了。

母亲开了门,没问我去哪了,只是简单回了一句“回来了啊”。

“嗯,今天去逛街了。”

我习惯性交代一天的行程,虽说自从上了大学母亲就不怎么管我了,可我还是喜欢有事和她说说,嘛,她总是爱答不理的。

不过不追问也挺好的,不然我就要撒谎了。

我看着从门口一边说着“打扰了”一边走进来的清光,一时有些语塞。

感觉像见家长一样......

我又回头看了看没有反应的母亲。

家长看不见呢。

“门那边有什么东西吗?”

“呃,我看到个什么小动物跑过去,可能是公寓附近的猫吧。”

“哦,饭吃了吗?没吃的话我一会给你热一下今天剩的晚饭。”

母亲没太在意,走进厨房一边收拾一边询问我。

“不不不,我吃完了。”

“好吧,门关好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我把门关好,拉着清光回到自己的屋子。

“今天是家常菜啊。”

他似乎闻到了饭菜的味道,我倒是没注意,所以什么都没闻到。

“大概是吧,我想吃咖喱但是妈妈不喜欢,所以每天都是吃家常菜。”

我把买回来的东西收拾一下,衣服剪掉标签收进衣柜,桌上堆着的书本也整理好了,清光就坐在我的椅子上看我忙左忙右。

“你们在本丸都吃谁做的饭啊?”

我收拾完坐在床上,和他面对面。

“大部分时间是烛台切先生做饭,其余时间我们轮班。”

他思考了一下说,之后又想起了什么,补充道:

“不过炸厨房的人被从当番表里排除掉了。”

“炸.....厨房?!”

谁啊,这么可怕的吗?

“大包平上次把锅烧干了,被烛台切先生教训了一顿。然后前几天安定用力太猛,把鱼头剁飞了,从窗口飞出去那种,除此之外,他做菜特别咸,每次我阻止他他都不听劝,总之这周被禁止踏入厨房了。”

他说到鱼头被剁飞的时候笑出来了,我想象了一下,也捂着嘴笑起来。

真好,我也想去本丸啊。

“对了,那瓶指甲油呢?”

他问我。

我指了指那边摆放化妆品的位置,虽然我所谓的化妆品全部都是指甲油。

“好~来这边别动!”

把我双手按在桌上摊平,他取来指甲油仔细帮我涂上。

我因为曾经学习弹钢琴,留下了修剪指甲的习惯,我对我修剪圆润的指甲还是很自豪的。

我看他一点一点把我的指甲涂好,动作仔细又娴熟,没有一点涂出指甲。

好羡慕,这就是手残和手巧的区别吗......

我不甘心地撅了一下嘴。

“好了,完成啦~”

涂好之后,他嘱咐我不要乱碰,又拿来了我的小风扇。

小风扇就那么呼呼吹了四五分钟,我凑近去看我的指甲,闪亮亮的红色,和他的一样。

“呼,真好看~”

我感叹着,下定决心要把这次的指甲好好保护起来。

“那当然啦,我很有自信的~”

他笑中带着点小得意,

“是是~”

我边笑边附和着说,继续看着自己的手,又悄悄去看他的手,对比了一下。

果然男孩子的手要比女孩子大一点啊。

“差不多干了呢。”

他关上呼呼转的小风扇,我收回视线,忽然想问他一个问题。

“话说,你们有埋怨过我吗?”

我认真地看着他,那双漂亮的眼睛没有丝毫闪躲。

“硬要说的话,有吧。”

“因为有几次中伤出阵吗?小夜和鲶尾他们受了那么多伤还要继续战斗......”

说起这件事,我还是很愧疚的,当时为了推图不得不中伤进军,虽然御守带了,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很过分。

“那倒不是,你有好好道歉所以他们也没有生气,而且御守也好好带着了。”

他停了一下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说,

“埋怨你的理由是,你给我的极御守。”

“诶?”

这什么理由?

“因为大家都是普通御守啊。”

“可是安定也是极御守......”

我比较偏心,因为以前很迷恋新选组系列的游戏,而且格外迷恋其中冲田先生的角色,总之,我对冲田组的感情比较深。

“安定抱怨的最多,他跟我说明明都是极御守,为什么他的那个是时政送来的,我那个是你买的。”

他略带笑意的眼眸看向我。

“那那那那是因为!”

因为......

据说自己买的极御守是婚戒什么的!

对不起我说不出口!

“因为?”

他重复了一遍。

我干逃到床的另一边面对开了一条缝的窗户坐着。

“不因为!”

夜风呼呼吹着,夹着庭院里花的香气,甜滋滋的,尽管夜风很凉,我脸颊和耳朵的温度却没有丝毫下降的趋势。

“啊今天星星好亮!”

我胡扯一句,拙劣地岔开话题。

“是很亮诶。”

头脑处于极度混乱的我甚至没发现他什么时候坐在我旁边了。

我想不出来能说什么了,只好真的顶着夜风看星星。

不知道说什么那唱歌吧!

不知道脑子的哪个地方抽筋了,蹦出这么一句话,我就唱起歌了。

我能完整把词背下来的歌曲虽说也不少,但张口就来的只有那几首。

我唱起那首アイロニ,唱着唱着笑起来,明明不是什么开心的歌。

我只是突然想起来,我以前想用这首歌给我身边的人画手书,只可惜我这个懒惰的手残到现在还没办法画出一个漂亮比例的人。

“好听吗?”

我顺口问道。

“还好吧。”

他想了想,给我这个答复。

真意外,我以为他会说好听,不管怎么说,我唱歌基本是不跑调的,声音至少也不属于难听的类型。

“感情总感觉不对,我记得你以前放过这首歌,最后那句已经是哭腔了。”

他看着天际闪烁的星星说。

“嗯,也是呢。”

我看着这个侧脸,总觉得他的表情有些寂寞。

如果我用哭腔的话,大概就真的哭出来了。

所以才要笑嘛,为了不哭出来而笑。

“你是不是要走了?”

我问他,我的直觉告诉我就是如此。

“......”

他睁大了眼睛,惊讶地转头看我。

“我说中了吧。”

果然,这个反应。

而且根本没想到我会猜到。

“在你离开之前,我可以抱你一下吗?”

我犹豫着,说出这句话。

这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做的事情了。

在他受伤时,在他抱怨干活很累时,在他问我是否还会被爱着时,我都想去拥抱他。

——没关系,我会一直在这里的。

即使他并不需要这个拥抱也不会改变的心情。

我想传达这个心情。

“可以呀。”

得到答复的一瞬间,我直接扑了过去。

因为,如果不在这一瞬间就冲过去的话,我积攒的勇气就会全部消失吧?

“我很久以前就想这样拥抱你了。”

我能听见自己颤抖着的声音,这大概是我头一次这样费力说话了吧,简直用光了我所有的力气。

“嗯,我知道哦。”

略带笑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温热的气息刮过耳朵,随后被夜风吹散,但是耳尖的温度却没有下降。

“所以,不要再问是不是还被爱着这种问题了......”

我哽咽着。

我能感受到和我不同的温度,和我不同的心跳。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他点头的动作,在我肩膀压了一下。

“回去之后,要替我向大家问好哦。”

嗓子像哽住了什么东西,又像什么东西划破了喉咙,又酸又痛,我艰难地说出这句话,吸吸鼻子。

“我会的。”

我在鼻子完全堵塞之前,闻到和我身上玫瑰味香水不同的味道。

突如其来的困意,和在高中时上语文课的时候一样,无法遏制的困意,即使费力去睁开眼睛也是徒劳,大脑比身体先一步沉睡,睁开的眼睛也是处于无法视物的、天旋地转的状态。

脑中一片混沌,随后视野就只有灯光都无法穿透的纯黑一片。

最后的记忆只剩下身后刮过的夜风,他手臂轻轻环在我背部的触感和他的头抵在我肩膀的轻压。

【六】

今天是休息日,可我意外的醒的很早。

可能是因为昨天睡太早了吧。

等等,为什么会睡那么早啊?游戏还没打。

我顶着一头乱毛去洗漱。

“今天要去你阿姨家吃午饭,准备一下哦。”

母亲在厨房一边做早饭一边跟我说。

“知道啦!”

我回屋打开衣柜换衣服,看到衣柜里那抹突兀的红色。

红色的裙子?

我记得是我昨天买的,但是我其实不怎么喜欢穿这么显眼的裙子,到底是为什么买下来了啊?

与此同时,我看见和裙子同色的我的指甲,但是对于涂指甲这件事我没有印象。

我该不会梦游了吧?

我敲敲自己的脑袋,并没有听到水声......什么的。

当然不可能有水声!

不过怎么回事啊!闹鬼吗!会有鬼专门来给别人涂指甲吗!

我走向放指甲油的桌子,发现桌子上摆着一枚耳饰。

好漂亮。

我什么时候买的啊?啊,好像是昨天,我为什么要买?平时我不买耳饰的......

算了,反正很好看。

不过我该不会是得了失忆什么的吧,我一边想着,一边换好衣服,当然,不是那条红色的裙子。

虽然它真的挺好看......

我也许该让母亲带我去一趟医院。

啊,算了,还是好好享受休息日吧~

对了,昨天忘记开游戏了!今天似乎有新活动。

我坐在餐桌前,等待母亲做好早餐的时间,打开了游戏。

“早上好,清光。”

我和平时一样,悄声对着屏幕里的角色打招呼。

我的近侍刀一如既往地在那里对我笑着,说着他一成不变的台词。

【END】

评论(3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