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堇桜_清光他最可爱

我所热爱的美好品质,
都被现实的种种伤害、玷污、消亡,不复存在,
唯有蟋蟀在我的背后一如既往的叫着。

看不见的你(上)

#有女婶!(重点号预警!)
#我流清光光,ooc预警
#小透明写手预警
#如果以上没有问题,请观看
#观看过程感到不适请立刻退出
(我要被这个长文字闪退弄疯了,所以拆开发了...)

【一】

我怀抱书本,走在前往教学楼的路上,清晨的阳光总是那样的温暖,刺眼却柔和,偶尔飘过云朵,在地面印下或深或浅的吻痕。

五月还是初夏,风里夹着些许寒冷,我用不抱书的手拢了拢身上的外套,拿出背包里刚买回来的面包吃起来。

上早课的人不少,来来往往的人,要么边和朋友聊天边悠闲地走,要么叼着早餐匆匆跑过。

我既没有朋友可说话,也没有匆匆跑过,只是不紧不慢地咽下最后一口早饭,将包装纸折好塞进垃圾桶。

我已经提前出来了,并不担心迟到。

此时街角站着的那个人吸引了我的目光,不知道为何,就只是刚巧瞥到他。

红色的兜帽卫衣里是白色T恤,黑色的牛仔裤,一双红色运动鞋,奇异的是,他留着一条小辫子,在肩头柔顺的垂至胸口。

他靠着一棵树,低头不知在看什么,而在我看过去时,他就像意识到什么一样,突然扭头看过来了。

一双红色的眼睛,眼角微翘,非常漂亮,那双眼像是纯粹的红色宝石。

......大概是,美瞳吧?他是coser吗?不过为什么在学校里?

我仍在发愣,他与我对上眼神的瞬间笑了起来。

我惊奇的眨眨眼,不好意思的回以微笑。

不管怎么说,这样盯着一个不认识的人也太失礼了。

不过这副面容似乎在哪里见过,我移开视线时,不经意的扫过对方的唇角......一颗漂亮的美人痣。

和我玩的游戏里那个我最喜欢的角色好像,难不成真的是coser?

我停下脚步,疑惑地从挎包里翻出手机打算对比一下,刚要按开屏幕,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,修剪整齐的指甲上还染了红色指甲油,那只手就这么轻轻握住我的手腕。

“诶?”

我抬头,是刚才的男孩子。

难不成......

刚冒出这个念头,我就狠狠甩了甩头,重新看向自己的手机。

怎么可能,这里是现实世界啦,怎么可能发生穿越什么的。

“那个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我的心脏咚咚咚地,仿佛要凿破这个胸膛那样猛烈。我艰难地将视线从还未亮起的手机屏幕上缓慢地移向他的脸。

“没事。你接下来要去上课吗?可以带我一起去吗?”

他似乎很开心,因为一边笑一边说,我能清晰的看到他的虎牙。

唔,好可爱......

不对!

“那个,手。”

我窘迫地望向我仍被他握着的手腕。

“啊,对不起对不起~我太激动了!”

他立刻松开了手,不好意思地笑着,双手合十重复对不起这个词。

“没事的,你是这里的学生吗?”

他的反应有点可爱,我不自觉笑起来。

“诶?不是哦,我是来见你的。”

他摇摇头,笑着说,可明明是笑着,那双眼睛却非常认真。

“......啊?”

得到意料之外的回答,不如说,我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这种答案,我那个疑问语气憋了半天才从喉咙吐出来。

“而且,和我说话的时候不要太大声哦,别人看不到我的~”

带着一丝小得意,他将食指压在唇上,示意我降低音量。

“......诶?”

我还在状况外。

不过,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间......

我决定暂时放弃思考这个人的事情,按下手机,看到上面的时间。

“完了啦!还有五分钟上课!”

我手忙脚乱地塞回手机,顺便把旁边这个人拉着一起跑向教室。

反正他也说要去教室,干脆一起拉走好了!

“等、等等!突然间跑太快了!”

【二】

今天也是令人提不起兴趣的专业课,虽然还是要好好学,好在今天的教室比较大,即使来晚了可选的座位也很多,而且今天只有这一节课,可喜可贺。

男孩子说他不是学生,也无法被人看见,所以随便在后排找了个座位坐下了。

虽说我有些在意他的事情,不过投入学习的话就会停止学习之外的思考。

只是那道一直盯着这边的视线令我感觉难受,毕竟长这么大除了母亲还没有谁会一直这样盯着我......虽然母亲盯着我的目的是打算嫌弃我额头上新长出来的小痘痘!不过现在已经消掉了!

一节课的时间因为认真学习过得很快。

我特地慢下了收拾书本的动作,即使这样,我也没什么可收拾的。

悄悄走向后排,上课的学生和老师已经离开了,教室只有我跟他两人,那个人似乎睡着了,趴在桌子上头也侧向一边。

注意不吵醒他,我慢慢坐在与他隔了一条过道的地方。

果然很像,和我的初始刀很像,我打开手机,把刀剑乱舞这款游戏点开,奇怪的是,点击开始游戏之后,主页面上没有人。

诶?一队队长不是清光吗?

我一边怀疑是不是卡bug一边点开编队列表,一队队长的地方空着,没有刀。

......我觉得我应该去和客服反馈一下。

就当我查询客服电话的时候,对面的男孩子醒了,大概是环境从喧闹变得安静时察觉到下课了所以醒过来了吧。

“......嗯?”

由于刚睡醒还带着浓浓的鼻音,然后他从桌子上坐正用手背揉揉眼睛,还打了个哈欠,半睁的眼睛泛起水雾。

为什么男孩子能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呢,他简直比我的系花学姐还好看!

我瞬间就忘了找客服的事情。

“接下来去哪?”

他放下揉眼睛的手突然问道,之后又打了个哈欠,擦掉眼泪看向我。

“诶?什么?”

我没反应过来。

“你不是下课了吗?我们,出去玩吧?”

他歪着头笑眯眯的说,两只手握拳撑在腮边。

噫,可爱!

咳咳,不能被美色迷惑,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没问清所以不能随便和刚认识的人出去玩。

“那个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,而且也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......恕我直言,我并不觉得和刚认识的男孩子一起出门是个好选择。”

我斟酌着措辞,希望不会令他感到不快。

“啊,也对,因为太兴奋忘记自我介绍了......”

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,有些蓬松的头发被他挠乱了,在脑袋后边翘起来几根。

“我是加州清光哦。”

他笑起来,遮挡阳光的云移开了,阳光从他身后的窗子透进来,我不知是被阳光还是他刺到眼睛,窘迫地低下头。

手机屏幕亮着,属于近侍的位置空空如也。

“你、你是coser吗?那是美瞳?”

我慌不择言。

我不敢相信穿越还是什么的神奇事件,慌张地按灭手机屏幕,我的头发垂下来,将两侧挡得严严实实,我却宁可它把我前方也挡上让我像个女鬼。

黑色的屏幕上,是我泛红的脸,一副要哭的难看表情。

怎么可能是真的啊!怎么可能......

“果然还是没办法相信啊,我真的是你的初始刀哦?我还知道你刚当审神者的时候为了锻安定锻了整整三天才锻到哦,还有锻出稀有刀的时候在床上打滚的事情,还有和泉守不喜欢种地却被你叫去和堀川种了整整一个月的地的事,虽然那之后他闹脾气来着,每次出阵都要捡几十把自己回来。”

他有些无奈的一条条数着,我的视线却愈发没法从手机上移开。

要找个冷静下来的方法......

脸上的热度烧得连头脑都开始模糊不清,胸腔里像是放了个播放摇滚乐的音响,心跳声大到我出现整个教室都回荡着我心跳声的错觉。

所以为什么连这些事都知道啊!床上打滚什么的!好丢脸!

不过他居然真的是我的刀啊......

“好的!我相信了!那......那么,去图书馆如何?”

我尝试提出一个能让我静下心的地方。

“诶~那不就跟原来一样了嘛!”

他却不满地喊了一声。

“什么?”

我抬头看他,有些疑惑,又突然想起自己的脸肯定还是红彤彤的,又低下头去扯头发。

“平时你不就经常一边放着游戏一边在图书馆学习吗?虽然这对你来说是游戏,不过我们其实是能看到你的。”

“所以图书馆的提议驳回!有没有其他地方啊......”

他甚至鼓着腮帮嘟囔,我觉得我可能有点缺氧......

犯规!这是犯规!

咳咳,我内心清了清嗓子,想了一下,果然还是这个提议:

“那,去逛街吗?”

“商店吗?真好啊......”

他轻声说出这句,我听过很多很多遍的台词。

那一瞬我有些恍惚。

“嗯,好啊。”

他又补上一句。

【三】

商业街总是那样,人来人往的。

我其实并不怎么逛街,平时也是和朋友一起去的,她们会带我到她们喜欢的地方去,我倒是比较随意,跟着去就好了。

所以此时我很苦恼。

该去哪里逛才不会无聊?我总不能带个男孩子逛化妆品店吧。

“如果不知道去哪的话,找个地方吃东西也是可以的。”

他顾虑到我的纠结,向我笑笑。

“那么去那家可丽饼店买个可丽饼,再去附近我知道的咖啡馆?那家咖啡馆的咖啡不错,虽然很想推荐个人喜欢的黑咖啡,但是他家的拿铁也很好喝。”

“嗯......我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吃诶,毕竟别人看不到我,如果看到食品悬空消失会吓到吧~”

“啊,不好意思,我忘记了。”

我不好意思地扯扯发梢。

“没事,那先去买可丽饼吧,草莓奶油口味的对吗?”

他十分自然地拉起我外套的袖子,说出了我平时常吃的口味。

就像他一直注视我那样熟悉。

而此刻的我,注视着他的背影,比我稍微高一点的少年,耳垂上没有平时佩戴的耳饰,长而柔顺的头发在背后左右晃着,略显纤细的身形,我所不熟悉的着装。

他熟悉我,我却不熟悉他。

有点不公平呢,我悄悄叹了口气。

“可以买完之后去附近的冷食店吗?咖啡馆人多,冷食店的话就没有那么多人。”

我并不打算一个人吃,那样很奇怪,令我有种在欺负人的感觉。

他半开玩笑的说,

“都可以啦,只要不是图书馆。”

我也笑起来。

排队买完可丽饼,我迫不及待咬了一口,幸福感满满!奶油“唰”地在舌尖融化,和酸甜的草莓一起舞蹈。

“真好吃!”

我抬头去看他,他似乎在想什么,听见我说话才凑过来故作羡慕的说:

“真好啊~我也想吃啊~我还没吃饭呢,好——饿——啊——”

明明是男孩子就不要随便撒娇啦!我的心脏会受不了!

我记得这附近有个小巷,应该没人吧?

下意识直接拉过他的手,我穿过人群钻进小巷里。

与我想象中的微凉不同,这只手是温热的,比我的手温度还要高一点。

“诶?”

身后是他因为惊讶发出的短促音节。

明明是上午还是略显阴暗的小巷,此时空无一人,散发着尘土的气息。

“清光。”

我出声,转身把咬过一口的可丽饼递到他面前。

他不解地看向我,眨眨他漂亮的红色眼睛。

“很好吃的!”

我极力推荐!

“等、等等,你不是吃过了吗!这个!”

“对啊,所以我知道很好吃嘛,你不是饿了吗,用这个垫一下肚子吧。”

“但是,不是这个问题!”

“呜哇,你嫌弃我咬过!”

难得见他慌张,我心里偷笑,面上故意恶狠狠的说,在他马上要开口反驳的时候,把可丽饼塞过去。

当然,我没用力。

既然都塞到嘴里了,他只好吃下去,咀嚼期间视线乱飘,就是不看这边。

吃东西像仓鼠一样~什么的,嘿嘿。

“很好吃对不对?”

“嗯,好吃。”

他因为嘴里塞着吃的,说出来的话也含糊不清,我嘿嘿笑起来,摸出手机想拍照,发现相机里只是一条钻进了一线阳光的小巷。

嗯,也是呢。

我失望地收起手机,一只手轻轻放在我的头顶,然后稍微用了点力揉了揉,我的头发估计已经开始炸了。

“没关系,你记住就行了,不用拍照的。”

少年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,我一边注视他,一边用手把刚才乱掉的头发捋顺。

......哪里不太对?

总感觉和之前的笑不太一样。

而且耳饰也没戴啊,我还想借一只来戴然后拍照说是一对的~什么的呢,好吧,我在开玩笑!真的!

决定啦,一会买成对的耳饰好了!虽然我没有耳洞只能买耳夹。

【tbc】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