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堇桜_清光他最可爱

我所热爱的美好品质,
都被现实的种种伤害、玷污、消亡,不复存在,
唯有蟋蟀在我的背后一如既往的叫着。

早上做了个梦,记录一下

因为是个很混乱的梦所以记不清......而且我做梦大部分情况是看不到人脸的,比自己矮很多的脸就自带柔和黑幕,跟我差不多高或比我高的我就只能看到脖子以下的部分,就是视角不会上移。
梦到自己家的老房子,虽然从外观看是我家老房子没错,但是室内不知道为啥一点都不一样,而且占地面积小了好多。
没有人开灯,白天有些阴,所以屋子里光线不足,有个小孩坐在屋子里的床上看电视,是个乖巧的小女孩。
梦里的设定是亲戚家的孩子,似乎是大人不在家我来帮忙。
超有礼貌,看到我进门就从床上蹦下来跑到玄关给我拿拖鞋出来,拿完拖鞋看着我穿上,就跑回床上坐着看电视了。
她好像是还没吃饭,我想先弄顿饭出来,于是去冰箱翻材料——剩了一堆不知道怎么破掉的鸡蛋,就是那种不是外面磕坏的,像是从里边被打破的鸡蛋,全都流着蛋黄。
拿起一个相对好的闻了闻,实际上并没有坏掉的味道,不如说什么味道都没有。我决定拿它们来做玉子烧,问了一下小姑娘,她说好。
然后没有在厨房翻到锅,甚至连个灶台也找不到。
这就贼尴尬。

之后就好像我在这个地方待了有一段时间,突然有人开门进来,我还在屋子里收拾柜子的衣服,吓得丢下衣服钻出柜子看向门。
有个个子很高的男生进来了,好像是这个家的人,小女孩就偏头看了他一眼,又继续看电视了。
这次很尴尬,我甚至连脖子都看不到,只能看到肩膀往下,这个人瘦高瘦高的。
他走过来看我,说了一句你在啊,然后就在屋里转了一圈转身要出门离开,我突然抱住他腰,(就是“大佬你需要腿部挂件吗!”那种扑的特别狠的抱,还抱的超紧......)他愣一下,伸手跟安慰小孩似的摸摸我头发,我就松手了。
反正他是走了,小女孩还在看电视。

后来不知道为啥小女孩好像哭了,一边揉眼睛一边小碎步走过来,然后抱着我的腰哭,我哈腰轻轻搂着她的头,拍拍她后背。
然后我就醒了,到底这是个什么鬼剧情emmm还有那男的要是好看的话能不能让我看看脸🌚

评论(2)

热度(1)